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行唐 > 行唐文化 >> 详细内容

行唐的婚嫁习俗

稿件来源:政府办责任编辑:张峰日期:2017-07-27

   男婚女嫁,在过去是直接关系到家庭、家族后嗣繁凋、经济盛衰乃至地位尊卑的大事,历来被人们所重视,是一个家族所有生产、生活活动中最为重要的事项之一,因此,一般都要经过一套繁琐的程序,举行一个隆重的庆典,进而逐渐形成了各种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民族特点的风俗习惯。行唐也是如此,其由历史上所形成的一套完整而复杂的婚嫁习俗,既是行唐地域经济生活的具体反映,也是行唐民众思想观念的直接体现,从中可以体察出人们在农耕经济的生产、生活条件下遵礼守制、趋福避祸、和亲睦邻等普遍性社会心态,是行唐民俗中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婚姻类型
  过去的婚姻,由于基本属于民间的自由、自发行为,没有明确的法令、制度予以规范和限制,因此呈现出多种形态。在行唐,过去的婚姻除“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联结的正常婚姻外,还存在以下几种婚姻类型:
  娃娃婚 娃娃婚是父母在子女尚为幼童时即为其缔结的婚姻,提亲多在男、女孩10岁左右进行,也有的是在孩子刚刚出生就为其定了亲,个别的甚至“指腹为婚”,孩子还未出世就预约亲事。这种婚姻是双方父母提前议定的,但要等到孩子长大成人后才举行婚礼,实行这种婚姻的主要为男方子嗣不旺或家境比较殷实可以负担得起婚前长期对女方的资助。这个习俗,在一些地方一直延续到“文革”之后。
  童养媳    童养媳是过去封建剥削制度与家长专制制度相结合而出现的一种畸形婚姻形式,即不等举行婚礼即将女方接到男方家里“童养”,到适龄后再行完婚。实行这种婚姻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男方家境稍好但缺少劳力,因此在儿子尚幼小时即为其买一个年龄大出儿子许多的姑娘进门帮助干活儿,待儿子稍大后为其完婚;另一种是家境比较贫寒的人家担心儿子将来娶不上媳妇,就先行抱养或买一个别人家的幼女养着,待其年龄稍大再行完婚。这个习俗,解放后随着《婚姻法》的颁布实施,即行根绝。
  寡妇婚 活头婚     寡妇婚是丈夫死后妻子再嫁的婚姻,活头婚是妻子被丈夫休掉或双方离异以后再嫁的婚姻。在过去,由于封建社会大力倡导妇女“坚守贞节”,即民间谚语中所说的“忠臣不保二主,烈女不嫁二夫”以及“好马不配双鞍,好女不嫁二男”,所以此类婚姻是受社会非议的。但是,再嫁的寡妇或“活头”大都是因生活所迫或抚养儿女的需要而迫不得已,所以一些人还是不得不嫁,但婚事要简单的多,甚至根本不搞什么仪式,连迎亲也须在夜间进行。随改嫁的母亲到继父家生活的孩子被鄙称为“带倌儿”或“跟倌儿”,由于“无根无攀”,所以常受歧视。
  续亲婚    续亲婚是妻子去世后再娶妻子的姐妹为妻的婚姻。续亲人家大多是因为前妻留下的孩子尚小,怕续娶他妻孩子受后娘虐待,所以以姨代母,也有的是女方贪图男方家境富裕或地位较高。
  纳妾婚 纳妾婚俗称“娶二房”,即男方在正妻之外再娶一个(有的为多个)妻子,这个另娶的妻子过去称为“妾”。有能力纳妾的多为富裕人家或有名望、有地位者,所纳的“二房”或称“偏房”大多是从穷苦人家买来的,在家庭和社会上的地位介于家庭成员与奴仆之间,非常低下,甚至连所生的儿女也不得称其为母只能称“姨”。这是一种既不人道又不合理的婚姻,所以解放后立即禁绝。
  扶正婚     扶正婚是指纳妾人家的“正房”去世后,将“二房”升为“正房”的婚姻。扶正时,一般要再举行一次婚礼,自此原来的妾便名正言顺地成为正妻,享受正房妻子的一切权利。
  入赘婚    入赘婚即“倒插门”婚姻,行唐称“倒大门”,是指男性到女方家中成婚、落户、继嗣。形成这种婚俗,主要是男方家庭困苦或弟兄众多,家中无力为其娶妻,而女方却为无子或少子家庭。由于违反常俗,所以过去“倒插门”女婿的家庭和社会地位很低,有的在婚前还要与女方家签订一份婚约,表明“小子无能,改名换姓……”,婚后生下的子女也大都随女方姓。进入现代社会后,这种婚姻形式逐渐成为普遍的现象,且已不再有过去歧视上门女婿的种种陈规陋习,主动上门赡养女方老人被社会公认为一种美德。
  交换婚 交换婚俗称“换亲”或“转亲”,“换亲”是两家子女互为婚姻,“转亲”是三家子女互为婚姻,即甲方的女儿嫁给乙方的儿子、乙方的女儿嫁给甲方的儿子或甲、乙、丙三家形成上述形式的连带婚姻。出现这种婚姻形式,主要是因为过去一些人家家庭困难或儿子有残疾,女儿易嫁,儿子难婚,就以女儿嫁入对方家庭为条件,为儿子换来媳妇。后来,也有受政治条件影响如家庭成分高或有其他“政治问题”而儿子无法成婚的,采用这一婚姻方式。这种婚姻中,很少有男女条件相配、双方情愿的,大多是为家庭延续后代或父母包办而俯就的。由于在婚姻上的相互牵连关系,所以较易出现“一家好家家好、一家乱家家乱、一家散家家散”的情况,也属于不合法、不合理的婚姻形式。
  冥婚    冥婚俗称“娶死媳妇”,是家人为已去世的子女(大多为已成年但年纪较轻者)联结婚配的形式,一般形式为男方负担女方的丧葬或改葬费用,将女方葬入男方坟茔,事后,两家像姻亲一样互相来往。
  以上所列各种婚姻类型,是在历史上各种政治、经济、文化、道德观念的综合影响下形成的,因此具有明显的时代烙印。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其中有的形式已经消亡,有的形式正在衰微,但也有一些不科学、不合理的形式如冥婚亲等仍有延续。
  议婚程序
  结婚作为青年男女的终身大事,直接涉及到家庭结构、家庭分工、经济状况和子嗣延续等社会所普遍重视的重大事宜,所以每个家庭都认真对待,视为家庭或家族中的大事,认真准备,努力做好。在行唐,过去在婚事中要履行一套繁琐的议亲程序,以做好婚礼前的各种准备工作。这套程序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提亲    提亲是婚姻的第一步骤,一般由媒人发起。过去,各村都有一些能说会道的中老年妇女热衷此事,虽不专职,但却常常为人说亲,人称“媒婆”,也有少数男性乐于此事的。他们看到未婚男女门当户对、品貌相配的,便主动登门说合,也有受男方或女方所托提亲的。如果双方有意,在过去要进行一系列书面交往。先是要有男方向女方递送“求亲帖”,如果女方同意议亲,则要向男方回复允亲帖,男方收到女方“允亲帖”后,要再托媒人向女方家递送“婚书”。婚书俗称“庚帖”,上面要写上为之求婚的男子的姓名、年庚、三代和籍贯,所以也称“四庚帖”。“庚帖”也有严格规范,必须用大红纸裁成,以示喜庆;写时折成六折,以示吉利;每一折上要写不同内容。女方收到男方庚帖后,也要以同样格式写好四庚予以回复。互相交换庚帖后,说明双方已达成结亲意向,媒人的主要任务即告完成。
  合婚    合婚俗称“测八字”。“八字”是旧时根据每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各用天干、地支中的两字相配,四项共八个字,故称“八字”。“测八字”要请专职算命先生或农村中有文化懂占卜的人完成。通过卜卦占课,如果属相相合,即可成婚;如果属相不合,“五行相克”,则不宜成婚,其中最简单的如属于“六合”(鼠与牛、虎与猪、龙与鸡、蛇与猴、马与羊、兔与狗)即为可婚,而犯“六冲”(子午、丑未、寅申、卯酉、辰戌、己亥)、“六害”(马与牛、羊与鼠、蛇与虎、猪与猴、龙与兔、狗与鸡)的则被视为不宜婚。另外,民谚中还有“女大一,使不得”“女大二,生一对”“女大三,抱金砖(过成山)”等说法。这些在今天看来属于迷信愚昧的东西,在过去却是人们都非常在意并敬畏的原则,许多好婚姻即因此而被拆散。
  下聘    下聘也称“过礼”“送彩礼”,即双方达成婚约后,男方要将准备好的聘礼送往女方家里,只有经过这一程序,双方的婚约才算正式生效。聘礼的多少要视双方的家庭经济状况而定。由于过去贫富极为不均,所以各家的聘礼差别也很大,一般人家要送钱(铜钱或银元)、衣料、首饰等,迎亲前还要送“食箩”。食箩是多层木制架子,上面要放满猪肉、馒头、大米、挂面等食物,由数人抬着送到女方家里,称为“抬食箩”。
  择吉    择吉就是选择迎亲的吉日良辰,行唐俗称“看好晌”,大都是由男方请算卦先生或懂得占卜的人帮忙选定。除选定日期外,还要附带确定新娘什么时刻上轿下轿、什么人不宜当“娶客”“送客”、下轿时应面对什么方向、下轿后应先在哪个屋子站脚以及新娘上下轿什么属相的人应该回避等一系列禁忌事宜。这些事情确定后,要在婚期前以书帖的形式告知女方,以便双方一致遵照实行。
  备婚    备婚就是迎亲前的各项准备工作,男女双方的家庭都要做,但男方的准备工作相对更复杂,更繁忙,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修饰新房。不管贫富人家,在举行婚仪之前都要为新人修饰新房,富裕人家修饰的规格高一点,而贫苦人家也要进行简单修饰,一般是墙壁要“亮”白(抹白灰)或刷白;房顶要裱糊称“裱屋子”,方法是在屋顶低于檩条处用秫秸(高粱秆)扎一层骨架,再糊一层厚毛边纸(称为“双抄纸”),类似于现在的装天花板,然后在中央和四角再裱上用红纸剪成的“云钩”和“八葫芦对嘴”等吉祥图案;门窗也要清洗或用墨汁、锅底灰刷一遍,以使房子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另外,窗纸也要换成新的,屋内还要贴几张木版画。
  清扫院落。在婚日之前,要对院落包括牲口棚(行唐称“头户圈”)和猪圈、鸡窝等进行一次彻底清扫,以使其在婚日更加洁净。
  请当家人。婚仪要请人主持,主持人称为“当家的”,一般要请族内大辈或村内有名望、有地位的人担任。当家人要负责安排婚仪过程中的全部事宜,其间的大小事情都要做主,主人家一般不再过问。
  请帮忙的。行唐称请“攒忙的”,除家族中的人以外,还要请外族外姓的乡亲来帮忙。帮忙人员确定后,当家人要根据其特长或特点进行分工。分工的种类很多,包括记账的(负责收取登记礼品礼金)、小灶上的(负责做酒席上的菜肴)、大灶上的(负责压饸饹、熬大锅菜、蒸饭等一般饭食)、赶车的(行唐称为“车汉儿”)、放炮的、“背灯笼”“打彩”的、贴喜帖的、“跑腿”的(负责上饭上菜上酒水)等等。
  雇用“响器”。要提前以送帖(书面文字)的形式雇请“吹打班”,吹打班的乐器主要为唢呐和锣鼓。
  雇花轿。家境富裕人家要雇用人抬的花轿。行唐过去的花轿一般为“四抬”即四名轿夫,装饰极其华丽。雇轿要提前联系,以便轿主雇用轿夫。家境较差雇不起花轿的人家,要请家里有骡马大车的人帮忙,将马车加券顶蒙花布进行装饰,称为“扑楞车”。
  做铺盖。要为新人添置新的被褥,其质地和数量根据各家的经济条件不同而有高有低,有多有少,一些贫困人家还有借别人家的新铺盖应付当日、婚礼过后再行归还的。
  备食物。由于婚礼期间客人和帮忙的很多,所以主人家要准备大量食物,杀猪、割肉、脱米碾面、做豆腐、蒸馒头、买粉条和储备蔬菜……,有些食物还要提前进行加工如煮肉、炸豆腐、炸丸子等。
  定傧相。傧相在行唐俗称“大傧”或“娶客”,分男娶客和女娶客,一般由家人或家族近支的人担任。由于对辈分、属相要求很严以及有“姨不娶,姑不送,妗子出来要了命,活头寡妇不能用”等诸多禁忌,所以对娶客要反复衡量挑选。
  邀请亲友。要提前通知亲戚朋友届时参加婚礼贺喜。过去,举行婚礼时通知客人还要递送请帖,以示重视。
  写喜联。即请人写结婚的对联,一般为大门、正房庭柱、新房门口各一幅,新房炕后的中间位置还要贴“炕帖”。另外,要写一部分菱形小喜帖,以备在迎亲时贴在沿途的树木或墙壁上。
  盘锅灶。由于婚日客人及帮忙的人很多,一般家庭原有的锅灶不够用,所以婚礼前要在院内或街边垒砌临时性灶台,以便供应饭食。相对于男方来说,女方家庭所要做的准备工作要简单得多,一般仅有为嫁女添置衣服、购置“陪送(陪嫁物品)”、清理环境、确定“送客”和“压轿”人员(一般由未成年的家族或亲戚家的男孩担任)、请“押箱”(抬送陪嫁物品)人员及通知亲友等几项。亲友接通知后要给待嫁新娘送“上轿饭”,过去一般为送点心、布料等,个别有送钱的,现在则以送钱为主。
  婚仪形式
  举行婚礼是婚期内最主要的活动,因而都比较隆重,各种礼仪性的规定也比较多。其主要程序和形式为:迎亲     迎亲在婚期的“正日(举办婚礼的那天)”进行。婚礼前一天夜间,所请的吹打班要先到男方家里“响宅子”以驱除邪魔。次日,迎亲队伍出发前,新郎仿照清代样式穿长袍(衫)马褂,头戴礼帽或帽壳(瓜皮帽),先在自家院内摆放好的香案前行跪拜礼,意为告知祖先自己要成家了,祈告祖先保佑婚礼平安。队伍出发时,放炮的走在最前面,以示鸣炮驱邪,所放的炮为单声铁统,用黑火药装填;其后是“响器”即吹打班吹奏欢快曲调以示庆贺;然后是“背灯笼”“打彩”的,相当于迎亲队伍中的仪仗队。所谓“彩”是一长条红绸或红布,两头系在两根竹竿上由两个男童举着,象征“鸿(红)禧”,所谓“灯笼”只是两个木制的灯笼架,由两个男童挑着,寓意新娘子是“打着灯笼找来的”;再后为迎亲轿子和轿车,依次为男娶客的车辆、女娶客的车辆和准备让新娘坐的轿子或车辆。去时,新郎要先坐准备让新娘坐的轿子或轿车,返回时把轿子或轿车留给新娘坐,新郎与男娶客并坐一车。
  迎亲队伍到达新娘家之前,要先放几声炮告知。到新娘家后,迎亲队伍中的其他人都不进门,只新郎一人进家在预先摆放好的香案前向新娘家的祖先脱帽行礼,然后由新娘家的平辈或长辈女性为其“披红”“簪花”。这项仪式结束后,就与迎亲队伍一起等候新娘吉时上轿。
  新娘出嫁前要请人“开脸(行唐称挦脸)”,即用扭结棉线的方法拔去脸上的汗毛;出嫁时穿红色衣裙,头上蒙一块红布,腰间或胸前戴一块“照妖镜”(古代铜镜),出发前还要别一枚钢针,准备中途遇到另一家迎亲时与对方的新娘交换礼物。
  新娘上轿后,迎亲队伍不得原路返回,要按照逆时针方向走另一条路,民间说法叫“不走重茬道儿”,寓意不走回头路。
  迎亲队伍到家后,新娘要等预定的吉时才能下轿。下轿时,“压轿”的要讨要压轿钱,“押箱”的要讨要押箱钱,还要有专门人员为新娘送上镜子、梳子等物象征性进行打扮,民间称为“上头”。
  新娘下轿进门时,孩子们要用灰土和糠、草等物撒到新娘头上、身上,称为“扬媳妇”;进门后要迈火盆(寓意日子红红火火)、跨马鞍(寓意全家平平安安),还要在院子里的香案前行跪拜礼,然后才能进入新房。新娘上炕后要坐在靠近烟囱的角落部位,称为“新媳妇,坐旮旯”;孩子们要撕破新房的窗户纸;新郎要拿一张弓向新房的四个角落各虚射一箭,意为驱除屋内妖邪。送亲女客环坐在炕上陪伴新娘,送亲男客则被请入上房进行招待。至此,迎亲过程才告结束。
  待客    婚礼当日的待客相对比较简单,一般上顿是压饸饹。过去,由于生活困难,大多数人家是红薯面的,只有少数富足人家才用得起白面,浇的卤则是菜、肉、豆腐条、粉条合炖的“杂烩菜”;第一顿饭后是酒宴,菜品也比较简单,一般为六个或八个凉菜;第二顿饭大多也是饸饹。饭后,新郎进屋向男客递烟,客人便起身告辞。次日,是新娘“回门”之日,即新娘娘家一方来接亲的日子,招待规格比前一天要高很多。除头顿饭与前一天相同外,酒宴上要八个凉菜八个热菜,且要荤素搭配,炒、焖兼备;第二顿饭则改为馒头、米饭,下饭菜也较为精致,不少人家要“蒸碗”,即四荤四素八个菜,因此小灶上的做菜师傅最为忙碌。
  闹房    过去,行唐的闹房风气极盛。娘家人走后,大批小辈分的孩子便开始“闹媳妇”,挤在新房内哄闹拉拽,有的甚至波及到家中其他中老年女性,即民谣中所说的“耍婶子,闹大娘,姑姑姨姨也挂上”。但不管闹得多厉害,新娘和家里的人都不能急,因为民间认为“闹媳妇”越厉害,说明这户人家在村里人气越好,否则,就会无人搭理。晚上,闹房活动主要是“听房”,待夜深人静新人就寝后,一伙人伏在窗外偷听两人说些什么,第二天当作笑话到处传说。这天晚上还有一个活动叫“吃交心面”,即在闹房者大都散去后,要煮一锅挂面,给新郎、新娘各挑一碗,让二人交换着吃,称为“交心”,剩下的则由其他人分享。
  见礼    新娘由于初进婆家,因此有很多行礼的活动。一是婚日当天娘家人走后,新娘要给前来走亲的亲友和家族长辈磕头。这项活动由一名司仪主持,提前按亲疏关系列出名单,每念一个人名,新娘就要行一次礼,过去是磕头,后来渐渐改为鞠躬。受礼的人要当场拿出礼金交给主持者,主持者再大声报出礼金数额。在一些亲属众多的人家,这项活动要延续很长时间。二是“领拜”,即第二天上午由家中一名女性长辈领着新娘到家族近支各家逐户行礼,以加深对家族成员的认识。三是行告别礼。在行唐习俗中,举行婚礼后的第二天即为新娘“回门”之日,因此,在接亲人酒足饭饱准备离去前,新娘要给家中长辈行告别礼,并向婆婆请示回娘家待几天再回婆家;接亲人中的长辈要向帮忙的人员表示谢意,并指示新娘给帮忙的人施礼致谢。
  上坟    婚礼次日一早,新郎要带着新娘到祖坟上烧纸祭奠,意在告知先人家中又多了一名成员。
  以上所述,大致是从清末、民国一直到解放初期行唐在婚嫁方面的习俗,有些习俗是古已有之,传承至今。同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一样,婚俗也在随着社会发展特别是思想观念的进步和物质生活的提高不断改变,近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旧婚俗中的不少内容、形式或被淘汰,或已改革,从而出现了许多新的习俗,旧的婚俗已成为一种民间历史文化遗产。